产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 凯发k8国际登录 > 针天价抗癌药进医保谈判,能砍掉多少?

针天价抗癌药进医保谈判,能砍掉多少?

时间:2021-12-28 21:5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html模版双11“国家级砍价”:120万/针天价抗癌药进医保谈判,能砍掉多少?

在消费者们为“双十一”购物节东拼西凑抢折扣时,一场“国家级砍价”也正在进行中。

11月9日-11日,2021年国家医保目录准入谈判在北京举行。早在今年7月,国家医疗保障局(以下简称“医保局”)公布相关名单,共有271个药品通过初步形式审查。

值得关注的是,120万元/针的“天价抗癌药”也进入了此前公布的药品名单。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2017-2020年,参与医保谈判并成功的相关药品平均降价幅度分别达44%、57%、61%、51%。

120万元/针天价

已通过初步形式审查,有望纳入医保

在本次医保谈判中,抗肿瘤药物仍然是业界关注焦点。

从PD-1单抗药物来看,在2020年的医保谈判中,恒瑞医药(600276.SH)、信达生物(01801.HK)、百济神州(06160.HK)和君实生物(688180.SH)的相关药物分别以85.21%、63.73%、79.60%、70.82%的降幅纳入医保目录,整体降幅达60%~85%。

安信证券指出,当前国产PD-1的医保年治疗费用约为4万-5万元,慈善援助后约4万元。考虑到本次谈判国产PD-1品种竞争格局相对缓和等因素,预计PD-1整体降幅约10%-20%左右,降价后年费保持在3.5万-4万元这一水平,具体品种可能各有差异。

除此以外,在本次医保谈判中,最受关注的药物无疑是被称为“抗癌神药”的阿基仑塞注射液(商品名:奕凯达),这也是国内首款CAR-T 细胞治疗产品。

图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今年6月22日,阿基伦赛注射液获批上市,为广大癌症患者带来了希望。红星资本局查询发现,该药物是由复星凯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复星凯特”)生产。

复星凯特官网显示,其是由上海复星医药集团(指上司公司复星医药,600196.SH)与美国Kite Pharma(吉利德科学旗下公司)的合营企业,致力于肿瘤免疫细胞治疗产品的研发和产业化规范化发展。

据介绍,阿基伦赛注射液是一种自体免疫细胞注射剂,由携带CD19 CAR基因的逆转录病毒载体进行基因修饰的自体靶向人CD19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CAR-T)制备,可以用于治疗既往接受二线或以上系统性治疗后复发或难治性大B细胞淋巴瘤成人患者。

不过,其120万元/针的天价让不少患者望而却步。

红星资本局发现,今年7月,在医保局公布的《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名单》,阿基伦赛注射液也在其中,通过了初步的形式审查。

这意味着,如果阿基伦赛注射液一旦谈判成功,将有望被纳入医保药品目录,价格或将大幅度下降。

国内首个接受治疗患者

两个月清零癌细胞,仅针对淋巴瘤治疗

陈女士是国内首个采用CAR-T 细胞疗法的患者。

据媒体报道,陈女士被确诊为弥漫性B大细胞瘤,曾采用过很多治疗方案,但效果都不太好,加之年纪大等因素,很多治疗方法也不适用。

而在听到阿基仑赛注射液上市的消息,尊龙网站注册,陈女士第一时间赶往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接受治疗。在采用阿基伦赛注射液治疗两个月后,陈女士的症状得到了缓解,体内暂时没有癌细胞。

据健康时报报道,在今年8月26日,陈女士在上海瑞金医院出院。

当时,一张流出的阿基仑赛注射液的药品销售订单显示,该产品零售价为120万元/袋。

网传阿基仑赛注射液的药品销售订单 图片来源:健康时报

不过,复星国际联席CEO陈启宇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网上盛传瑞金医院120万一针的“抗癌神药”是一个“误会”。

“抖音上第三方做了一些制作传播,说是在瑞金医院有一个120万打一针就可以把癌症治好的神药。我们现在这个是仅仅针对淋巴瘤的治疗,所以导致大量不明的患者跑到瑞金医院去。”陈启宇说。

11月10日,红星资本局致电复星凯特官网披露的电话号码,但未有人接听。

而除了阿基仑赛注射液外,据媒体报道,目前我国已获批两款CAR-T细胞治疗产品,还有一款是药明巨诺的瑞基奥仑赛注射液(倍诺达),这两家均是引进国际已上市的CAR-T产品技术。

国家级砍价以价换量

药品前四年降幅44%-61%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此次的医保谈判在北京市石景山区的一家酒店进行。

每一批有4家企业同时谈判,一般半个小时谈完一批,医保局的工作人员通过叫号请企业代表入场谈判。每家企业进场谈判的代表为3人,进入谈判会场前需交手机。

有药企人士向媒体透露称,谈判分为两轮,因为不知道对方的底价只能靠猜测,首轮谈判报价后会告诉企业该价格有没有超过15%以内,再进入第二轮。第一轮如超过底价还有调整机会,第二轮再超过则失败。

有场外人士通过等候区的屏风向内窥探,一旦看到有药企代表出来拿手机,就知道是谈判价格遭遇挑战,需要打电话“请外援”。

对于药企来说,进入医保目录意味着什么?

安信证券指出,在过去几年多次的医保谈判中,药企的相关药物实现了“以价换量”的目标。2017-2020年,医保谈判中药品平均降价幅度分别达44%、57%、61%、51%。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过去曾有医保谈判的视频录像播出,专家们与药企代表的谈判片段被网友们戏称为灵魂砍价,“4.4元的话,4太多、难听,再降4分钱,4.36元,行不行?”

图据安信证券

而在价格下降后,有第三方数据指出,2017-2019年经过医保谈判后纳入医保目录的药物,在2020年的销售额上相对纳入年份分别实现了128%、337%、39%的增长。

也就是说,对于药企来说,药品的价格可能会被砍下来,但是销量会被医保“带飞”。

25名专家分5组,对120个药品谈判

不同领域分3天进行,多家知名药企现身

今年7月,医保局曾公布《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名单》,共有271个药品通过初步形式审查。不过,通过形式审查并不代表一定能上谈判桌。

据媒体报道,此次医保谈判共有25名专家分为5组,对120个左右的药品进行药品准入谈判。这些专家都参加过国家级或者是省市级的药品准入谈判,有着非常丰富的谈判经验。

今年的医保谈判分疾病领域进行。11月9日主要谈呼吸、麻醉、精神、内分泌等领域,11月10日主要谈肿瘤、肾内、泌尿、抗感染、抗病毒等领域,11月11日主要谈骨科、心血管、血液、儿童用药等领域。

据媒体报道,罗氏、诺华、诺和诺德、默沙东、吉利德、海思科(002653.SZ)等知名企业都出现在谈判现场。

红星资本局综合多家证券研报数据,预计约有19个不在医保目录的创新药参与此次谈判,涉及恒瑞医药(600276.SH)、百济神州(06160.HK)、荣昌生物(09995.HK)、和黄医药(00013.HK)、海思科、贝达药业(300558.SZ)和泽?制药(688266.SH)等。

部分医保目录外参与本次谈判的创新药品种 图据国盛证券

据介绍,每家药企在谈判前都会事先和医保局签署保密协议,进没进医保、以什么样的价格进医保都在保密范围内,因此药企代表在走出会场时很少向媒体透露相关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11月10日,多只涉及医保谈判的个股在午后异动拉升。以恒瑞医药为例,其在午后一度上涨超过9%,截至收盘涨7.87%,报53.73元/股。

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责编 任志江 编辑 杨程

延伸阅读

120万一针的“抗癌针”也有?今年医保谈判数家抗癌药研制企业参与,谈判现场保密严格

一位短发女士神情严肃地从屏风后现身,一言不发匆匆走向不远处的电梯,在她身后还紧跟着两位同事,同样一声不吭快步离开。即将乘坐电梯离开前,一群媒体记者簇拥着他们追问在场内发生的情况,但未得到回应。

这是2021年医保谈判现场的一幕。11月9日,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在北京举行,为期三天时间,共25名专家分为5组对120个左右药品进行药品的准入谈判。此次有超过20种国产创新药参与谈判。另外,谈判药品还涉及肿瘤药物、抗病毒药物、罕见病以及儿童用药等。

11月10日,医保谈判仍在进行时。本次医保谈判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一家酒店内,谈判会场位于酒店会议室,入口处设置了两扇屏风,中间由酒店安保人员进行把守。红星新闻记者现场看到,现场保密措施严格,每家参与谈判的企业提供三名代表,但在进场之前需要上交手机,防止谈判信息泄露。也正是因为这两道屏风的阻隔,现场的诸多媒体记者无缘得见“灵魂砍价”的场景。

▲医保谈判现场

红星新闻记者在谈判现场不完全统计,11月10日下午参与谈判的药企至少包括:默沙东、礼来、阿斯利康、西安杨森等。对比《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药品及信息》,上述药企的共有特点是,其通过初步形式审查的药品中均包含抗肿瘤药物。

120万一针的“抗癌针”阿基仑赛通过初步形式审查

7月30日,国家医保局在官网公示了《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药品及信息》。国家医保局撰文解读指出,经审核,2021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的药品共有271个,通过初步形式审查的目录外药品中,2016年以后新上市的药品占93.02%。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通过初步形式审查的药品目录中,既出现了此前因价格高昂而备受争议的治疗SMA(脊髓性肌萎缩症)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也有此前引起广泛关注的120万元一针的CAR-T细胞疗法药物“抗癌针”阿基仑赛注射液。

不过,通过初步形式审查并不意味着一定会进入医保谈判,也不意味着会纳入医保。国家医保局在解读《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药品及信息》时指出,一个药品通过了初步形式审查,并不表示其已进入医保目录,仅代表经审核该药品符合相应的申报条件,初步获得了参加下一步评审的资格。按照《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目录调整包括准备、申报、评审、谈判、公布结果等多个阶段。形式审查仅是申报阶段的一个环节,一个药品顺利通过形式审查后,后面还要经过诸多环节,只有顺利通过调整工作的所有环节,才能够最终进入国家医保目录。

国家医保局指出,一些价格较为昂贵的药品通过了初步形式审查,仅表示经初步审核该药品符合申报条件,获得了进入下一个调整环节的资格。这类药品最终能否进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还要接受包括经济性等方面的严格评审,独家药品还要经过价格谈判,谈判成功的才能进入目录。

据第一财经报道,截至11月10日医保谈判结束,研发阿基仑赛注射液的复星凯特相关谈判人员并未出现。

根据红星新闻记者在谈判现场不完全统计,11月10日下午参与谈判的药企至少包括:默沙东、礼来、阿斯利康、西安杨森等。对比《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药品及信息》,上述药企的共有特点是,其通过初步形式审查的药品中均包含抗肿瘤药物。

实际上,根据谈判惯例,为期三天的谈判将按疾病种类进行,11月9日已有麻醉、呼吸、精神等药品进行谈判,而11月10日则聚焦肿瘤、抗病毒、免疫等药品。

为什么要进行医保谈判?

三年来累计为患者减负近1700亿元

国家进行医保谈判,核心理念是什么?国家医保局在解读《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药品及信息》时强调,国家医保局始终牢牢把握基本医保“保基本”的功能定位,尽力而为、量力而行,确保新增进入目录的药品都符合“保基本”的定位。始终将医保基金和广大参保人承受能力作为开展目录调整工作的基础,通过准入谈判大幅降低独家药品的价格,提升可及性,维护公平性。

据统计,自2016年至今,国家已经开展了五轮医保谈判。在2018年国家医保局成立之前,分别由原卫计委和人社部牵头进行过两轮医保谈判,只不过那时涉及的品种较少。2018年3月,国家医保局成立,随即便进行了抗癌药专项谈判。此后,国家医保局又进行了医保药品准入谈判和医保药品目录调整两次谈判,而今年的医保谈判也是基于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

作为医药服务市场的“超级买方”,国家医保局每年需要为药品支出约8000亿基金,而医保药品目录又是基金需要为哪些药品埋单的重要依据。因此,建立科学、高效的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不仅是提高医保基金使用效率的关键手段,更是加强参保人用药保障、提升医保获得感的必要举措。

2020年12月28日,在国家医保局召开的2020年医保药品目录新闻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家医保局基本已经建立了较为成熟的目录调整工作机制和工作程序,初步形成了“一年一调”的动态调整机制。

《医保药品管理改革进展与成效蓝皮书》显示,在2016-2020年上市的34款创新药中,已有26种药品进入医保目录,占比达76.5%。创新药从上市到纳入医保的时间也被大大缩短。2017年,新药从上市到进入医保要花4-9年不等;2019年,这个时间被缩短至1-8年;2020年,进一步压缩至0.5-5年。

回顾2020年医保目录调整工作,这次目录调整共对162种独家药品进行了谈判,其中包括目录外药品138种和目录内药品24种。经过谈判,共119种谈判成功,其中目录外谈判成功96种,目录内谈判成功23种。谈判总成功率为73.46%。谈判成功的药品平均降价50.64%。

据央视财经,初步估算三年来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与谈判前市场价格相比,通过谈判降价和医保报销,累计为患者减负近1700亿元,受益患者达1亿人次。而随着2021年医保谈判工作的推进,今年的医保目录调整将为患者和医保基金减轻多少负担?这一结果将倍受期待。

红星新闻记者 严雨程 北京报道

相关的主题文章:
相关文章推荐: